洪网创协欢迎您!
首页 | 中央网信办 中互协 中网联  省协会 
   
Nanchang Internet entrepreneurship Association
南昌市互联网创业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
马斯克放弃私有化:华尔街质疑较多,业内建议任命COO
来源: | 作者:nchlwcy | 发布时间: 2018-08-28 | 172 次浏览 | 分享到:

北京时间8月28日早间消息,近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宣布放弃私有化特斯拉的计划,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华尔街分析师认为,马斯克这一行为严重损害了特斯拉的信誉;SEC前律师认为,马斯克可能会引发监管关注;而有业内人士建议,特斯拉应该任命COO,帮助马斯克运营公司。

周五晚间,马斯克在公司博客上表示,特斯拉将继续保留作为上市公司的地位,而原因是当前股东反对特斯拉的私有化计划。

马斯克8月7日发布Twitter消息称,正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在几周时间里,这个消息引发了投资者的争议和股价的动荡,外界对马斯克声称的资金来源提出了质疑。

分析师观点不一

RBC资本市场认为,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情损害了特斯拉管理层在投资者中的声誉。分析师约瑟夫·斯派克(Joseph Spak)在周日的研报中指出:“我们认为,特斯拉的信誉受到了打击。这篇博客文章强化了一种观念,即整个事件并没有经过计划或充分考虑。过去几年,特斯拉发布了多份有争议的声明。很明显,资金并没有得到确认,资本也没有足够的兴趣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

特斯拉股价周一下跌1.1%。

斯派克重申对特斯拉315美元的目标股价,以及“与大盘持平”的评级。这个目标股价较周五收盘价低2%。

花旗研究则表示,马斯克发布的决定将使投资者的关注重点重新回到特斯拉的基本面和财务业绩上。分析师伊泰·麦克利(Itay Michaeli)在周日的研报中表示:“既然目前不会发生私有化交易,我们认为对特斯拉来说,保护下跌风险,尽快尝试大规模股权融资是明智的。”

麦克利重申对特斯拉股票“中性/高风险”的评级,以及356美元的目标股价。

批评者对特斯拉的财务状况提出质疑。去年该公司亏损了近20亿美元。今年前两个季度,考虑资本投入,特斯拉烧掉了约18亿美元的现金。截至第二季度末,特斯拉持有22亿美元的现金。

不过,也有分析师对特斯拉上周五发布的声明持乐观态度。野村Instinet分析师罗米特·沙阿(Romit Shah)表示,他对这个声明乐见其成,因为特斯拉董事会重申了对马斯克的支持。

他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在马斯克上周表达了特斯拉将继续保持上市公司地位的愿望之后,董事会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完全支持马斯克,而他将领导公司继续发展。在我们看来,这是巨大的解脱,因为特斯拉离不开马斯克。”

沙阿重申对特斯拉股票的“买入”评级,但将目标股价从450美元下调至400美元。

对于分析师的观点,特斯拉的回应仍然是马斯克发布的公开声明。

或引发监管关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律师特雷萨·古蒂(Teresa Goody)周一在接受CNBC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马斯克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的狂妄自大可能会引起监管的关注。

她表示:“可能会引起SEC警惕的是,正如《纽约时报》对他的采访那样,他说,‘我不后悔发布的每一条Twitter消息’。很多人信了你,结果亏了很多钱。”古蒂曾是SEC总法律顾问办公室律师,目前是咨询公司The Goody Group的CEO。

马斯克发布的关于私有化的Twitter消息令华尔街震惊,而随后的一系列举措也未能平息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担忧。

古蒂说:“我认为,一切明朗是件好事,现在私有化问题已经明确,市场的混乱已经结束。不过,SEC的质疑仍将继续。”

根据《纽约时报》8月15日的报道,SEC已向特斯拉发出传票,调查马斯克声称资金已确认的行为是否违反证券法。

古蒂指出,马斯克周五的博文进一步证明,“基本的尽职调查”是不充分的。“在公开发出收购要约之前”,通常需要讨论机构股东和散户股东可以在私有化的特斯拉中保留多少股份。

业内建议任命COO

克莱斯勒副CEO吉姆·普莱斯(Jim Press)则认为,特斯拉董事会应当考虑限制马斯克对Twitter的使用,给马斯克寻找一名“2号人物”。他表示:“Twitter有助于即时沟通,这能带来一些优势,但使用Twitter需要有纪律性,需要得到控制。”

普莱斯还表示:“Twitter已经成为与公众沟通的直接渠道。在一家治理情况良好的公司里,你需要进行协调,需要通过组织内部的传播策略来工作。在我看来,特斯拉在Twitter上的活动需要通过更正式的渠道,使其成为公司向外发声的一部分。”

知名的特斯拉做空者、对冲基金Accipiter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加比·霍夫曼(Gabe Hoffman)认为,马斯克关于私有化的Twitter消息不仅仅是企业传播上的失误。“这是我从事对冲基金经理工作18年以来,在CEO身上看到的最恶劣,最赤裸裸的证券欺诈。我相信,未来几个月,马斯克将无法再担任特斯拉CEO。”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威廉·皮特森(William Pietersen)认为,马斯克的行为部分要怪罪于特斯拉的董事会。“如果你们考虑董事会的监督责任,即确保制定强有力的战略,引领公司向好的方向发展,有团队来执行战略,以符合股东利益的方式支持CEO完成这些措施,我认为这里存在根本性的治理问题。”

不过他也认为,马斯克不一定需要离职,但应该重新思考公司的运营方式。

皮特森指出:“事情的真相是个难题:最初有远见的领导者能否带领存在大量运营问题、大型的复杂组织。领导力是团队事务,而不是个人事务。如果你向我展示一家成功的公司,那么我一定能找到能带领强有力团队的强大领导者。”